电影不息:《回南天》传发行喜讯,首发外媒采访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伙伴们再熟悉不过的高鸣导演的《回南天》又又又又又获奖啦!《回南天》的制片人王磊、联合监制周健森、梁颖及其发行公司赤角的CEO谢萌,都是咱们电影节社群的顶级会员哦,相信在往期的直播互动中,各位大咖们都不止一次提到《回南天》。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工厂大门影业最新推送的关于《回南天》的深度文章:



本文来自工厂大门影业 由工厂大门影业原创

社群在得到授权的前提下分享给大家哦!



2020年5月18日14点,第21届全州国际电影节公布国际竞赛单元(主竞赛)入围名单,高鸣导演首部剧情长片《回南天》入围。同时,国际专业媒体《国际银幕》亦发布《回南天》确认法语区发行之喜讯。工厂大门影业将首发《Asian Movie Pulse》杂志对影片的主创采访翻译,愿为行业的寒冬注入一丝暖意。

JEONJU

 


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诸多国际电影节选择了延期或取消线下放映的形式。创办于2000年的全州国际电影节虽然也取消了线下放映及相应的现场活动,但组委会仍进行了正常的选片工作,在延期一个月之后,发布了国际竞赛(主竞赛)单元入围名单,该单元在全球仅选择8部具有独特视野和风格的导演首作或第二部作品。

 


生活在深圳的中国导演高鸣作品《回南天》在该单元被领衔发布,影片讲述了在潮湿的季节之中,两对男女若即若离,渐行渐远的关系,演员包括黄宇聪、工厂大门签约演员陈宣宇、“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林子熙等。同时入选竞赛单元的影片还包括西班牙导演路易斯·洛佩斯·卡拉斯科(LuisLópez CARRASCO)的《The year of the Discovery》,拍摄于在西班牙南部工业城市卡塔赫纳的一家酒吧里,讲述九十年代经济危机对人们生活造成的影响;阿根廷导演克拉丽莎·纳瓦斯(Clarisa NAVAS)的作品《One in a Thousand》讲述了两位贫民窟女孩之间的爱情故事;乌拉圭导演亚历克斯·皮珀诺(Alex PIPERNO)拍摄的《Window Boy Would also Like to Have a Submarine》是一部带有神秘奇幻风格的电影,人物可在不同时空穿梭。




葡萄牙导演卡塔琳娜·瓦斯康塞洛斯(Catarina VASCONCELOS)创作的《The Metamorphosis of Birds》结合了纪录片与文学元素去探讨父女关系;另一部电影是摩洛哥导演Maryam TOUZANI的《Adam》,影片巧妙地捕捉了一个独生子女的中年妇女和一个怀孕的单身母亲之间的友谊;比利时导演ZoéWITTOCK的作品《Jumbo》描绘了一个名叫Jeanne的女孩,她因对旋转木马的热爱而在主题公园工作,并爱上了一个名为Jumbo的新游乐设施;此外入选的亚洲电影还有日本导演中尾博二的《OBAKE》,是一部带有传奇色彩的自传性电影。


 

全州国际电影节今年的口号是“电影,解放和表达”,呼应在特殊时期下全球影人迫切需要的交流与沟通。该电影节是亚洲最重要的国际电影节之一,以独立、先锋及自由表达著称,众多新锐导演通过该电影节走向世界舞台。全州电影节于2000年至2014年间进行三人三色计划(韩语:???????),为当代亚洲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电影作者提供了自由的创作机会。洪常秀、蔡明亮、贾樟柯、阿彼察邦、拉夫·迪亚兹、詹姆斯·贝宁与佩德罗·科斯塔等人都曾参与其中。


电影《回南天》剧照

 

高鸣导演曾拍摄被誉为中国迷影史“最令人难忘的影像档案“的纪录片《排骨》。《回南天》则是高鸣导演继纪录片排骨之后首次在剧情片领域的探索。影片透过南方城市的人文肌理,描摹人在特殊困境下的心理起伏和人际关系,捕捉都市生活中暗涌或喷薄的私密感受。


全州国际电影节也成为工厂大门影业继戛纳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釜山电影节、多伦多电影之后又一荣誉之地。工厂大门影业自2017年创办以来,一直致力于与新锐导演及青年导演的合作共赢,已推出多部获得国际赞誉、观众认可的优秀电影作品。《回南天》是工厂大门影业2020年开年之作,今年1月份在欧洲电影重镇鹿特丹举行了世界首映。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称赞《回南天》为“南方电影新浪潮”的又一代表作。该影片于鹿特丹得到了诸多媒体与业界人士的好评,电影杂志AMP在鹿特丹对高鸣导演及影片主演黄宇聪进行了专访。


附:《回南天》专访译文如下

 

湖水中的鱼,困在鱼缸之中

《回南天》导演高鸣、男主演黄宇聪访谈

 

访谈来源:Asian Movie Pulse电影杂志

记者: Nancy Fornoville

翻译:yohki、梁颖

 

 

除了导演、编剧的身份之外,高鸣还是一名设计师。他大学专业是美术。大学毕业后,来到深圳追求自己的梦想,在那里经营着自己的设计工作室。2005年,他开始拍摄电影,第一部作品是纪录片《排骨》;2007年,他完成了剧情短片《阿松》。他的首部剧情长片《回南天》在2020年第四十九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进行了全球首映。

 

黄宇聪从香港大学毕业,他的专业是电影摄影。《回南天》是他作为演员的处女作。

 

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回南天》的首映期间,我们与他们谈论了鱼、电影拍摄的城市、选角过程,和其他的话题。

 

- (对高鸣)《回南天》的制作团队中有不少颇有声望的主创,比如剪辑廖庆松,摄影指导大冢龙治。与他们合作感觉如何?

 

高鸣:剧组里的许多成员都是在中国或者国际上有声望的行业人员。在中国,虽然说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之间好像生存的路径完全不同,但很多从事电影的工作人员都希望有一部分时间参与艺术电影创作。所以当你有了剧本,就去和他们聊;如果他们喜欢这个剧本,他们也会参与。

 

十五年前我拍了一部纪录片和一部剧情短片,《回南天》虽然是我的第一部剧情长片。但我一直对艺术,对电影还是保持着高度的热爱和关注。也许因为如此,我和剧组的各位老师还保有着共同的语言。当然,前提是他们也喜欢这个剧本。

 

 

- 这部电影的英文标题是“潮湿天气”(《回南天》英文译名),您能解释一下它的意思吗?

 

高鸣:“回南天”在中文里是一个天气现象,是指一年当中,中国南方极端湿润的一周。真真实实的,所有的一切都被潮湿浸透包围:你的床、被子、你的墙壁,地板,所有东西。这是一种相当令人难受的感觉。我觉得英文标题是完美的,因为”damp”这个词确实表达了潮湿这种现象给人带来不安的感受。假如说我们选择”wet“,就好像少了点什么。

 

- 这个故事使用了很多隐喻。比如重复出现的鱼,你是受到了什么启发?

 

高鸣: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我的工作和生活都遇到一些问题。有一段时间我情绪很低落,我和家人也产生了一些问题,我意识到,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我可能会抑郁。于是,我开始慢跑和钓鱼。因为钓鱼,我去了许多不同的地方旅行。比如有一天,我到了一片湖边——就是我后来拍摄到电影当中的湖。这是深圳市中心最大的湖泊。它实际上离我住的地方非常近,但以前我从来没有注意到它。这湖边曾经有一座给孩子们的游乐园,但后来废弃了。现在市民们只会去那里钓鱼。它与平时熙熙攘攘的都市非常不一样,我后来经常去那里,只是坐下来放松一下,看看鱼,也不一定去钓鱼。

 

在湖边坐久了,会产生一些幻觉。有时我感觉自己像是湖里的一条鱼,更确切地说,湖面上面的天空好像盖在湖上的一个玻璃罩。我好像活在一个巨大的鱼缸里。四周好像都是通路,但又出不去,被透明的玻璃罩罩着了。这就是鱼的形象的来源。

 

- (对黄宇聪)这是您第一次作为演员出演一部剧情长片。您是怎么参与进来的?可以跟我们说说演员选择的过程吗?

 

黄宇聪: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信息,就发了自己的简历。导演看到后联系了我,要求我写一篇关于我自己,和我与这部电影的关系的文字。他还要求我拍一部关于我的日常生活的小片子,就拍我普通的日常生活。

 

当我和另外两位男演员进入复选时,我们被邀请到电影拍摄地的城中村。我们和三位女演员的候选人一起在那里住了三天,体验城中村的生活。后来导演做出了选择,选中了我,是因为他觉得我看起来像只猴子(注:黄宇聪在片中饰演的角色小东有美猴王相关的戏份)。(笑)

 

高鸣:他给我寄了一部他在家里生活的黑白影片,很无聊,但我可以感受到他花了很多心思去呈现这部片子的样子。还有,我当时想找一个没有很多表演经验的人。他是一个安静的人,但同时也很有自己的个性和态度。我们在村子里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不停地给他拍照。后来当我看到这些照片时,我就知道了他就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 片中有两个场景比较令人难堪,就是您饰演的角色两次试图强迫女性发生关系,这令观众很难真正喜欢上这个角色。你是怎么为这些场景做准备的?

 

黄宇聪:在这部电影真正开拍,我和扮演女孩的陈宣宇在城中村一起里住了一个月。我们是真的住在这对情侣在影片中的房子里。这是一个挺令人不安的经历,因为房子里非常潮湿,里面有很多蚊子和蟑螂。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实际上共同经历了许多真实世界里的情感历程。这个月之后,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仿佛我不再是我自己,而是电影中的人物。而今天上午在行业放映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这部电影,我也讨厌这个人。

 

不过,这一切是一次有趣的经历。尤其当他们拆除了整个地方,反而令这段经历更加特别。这个城中村位于深圳的高楼大厦和非常昂贵的房屋之间。开发商正在重新规划这片地。我们电影里住的房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游乐园也将很快要被拆除。所以今后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做其他拍摄了。

 

- 这对小恋人住的房子,和另外两位年长角色的房子之间的反差几乎不能更大了。这只是视觉上的选择吗?

 

高鸣:每个角色有不同的生活环境。这对恋人住的房子更像真实人物居住的环境。另外两栋房子则没有给你这种感觉。它们是空的。这种差异可能是年长的和年轻的差异。也许是人在不同年龄段面对的人生状态,也许是人在面对困境中的不同感受,但也许它什么都不是,它也许没有明确的定义,观众可以自己去感受里面想说什么。

 

- 在鹿特丹电影节的官网上,评论称您的电影是中国电影”南方新浪潮”之一。你认为存在着一种”南方新浪潮“吗?

 

高鸣:在中国,大家也使用这个词来描述这个趋势。过去几年,许多来自中国南方的青年导演为我们带来了非常优秀的电影,比如《路边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导演毕赣,也有此次同样入选鹿特丹电影节的《春江水暖》的导演顾晓刚。电影节写这个短语的人对中国电影还是很了解的,因为哪怕在中国,除从业人员外,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能体会北方电影和南方电影的细微区别。我认为南方电影可能是环境、人的情感和空间的共同,和香港电影、台湾电影,甚至泰国电影,可能与这些电影风格上比较接近,这些风格也有一些很好的导演,比如王家卫、杨德昌或蔡明亮。

  


电影《回南天》剧照


《回南天》由工厂大门(天津)影业有限公司、宝贵映画(深圳)有限公司出品,爱奇艺影业联合出品。高鸣、刘兵共同编剧,万玛才旦、耿军担任监制,黄旭峰、王磊担任制片人。赤角Rediance代理海外发行。


除电影节喜讯之外,《回南天》在海外发行方面亦有新的斩获。影片的国际销售公司赤角Rediance敲定了与法国发行商Sonata Films Distribution的合作,确认了影片登陆包含法国、比利时、瑞典和卢森堡等国法语区的发行计划。作为一家比较新兴的发行公司,Sonata Films的发行作品还包括去年鹿特丹评审团特别奖、戛纳ACID单元的波黑/荷兰影片《带我去个好地方》,以及柏林影展泰迪奖获奖影片《第三将来式》等。值得一提的是,《回南天》将成为继《春江水暖》之后,工厂大门影业第二部在法国上映的影片。


在全球影视业陷入困境之际,《回南天》的影节和发行喜讯带来了一丝暖意。让我们共同展望不远的未来,疫情缓解后,《回南天》与海内外观众的见面。

 


点击查看更多工厂大门电影资讯




工厂大门影业于2017年创立,由热爱电影的资深行业人士组成,以导演为核心创作主体,是专注电影质量与艺术独特性的电影生产工厂。


工厂大门制作的影片包括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面向海内和海外观众。其合作的有经验丰富的导演艺术家,也有初出茅庐的优秀导演新人。


公司出品制作了佟晟嘉导演电影《大三儿》、方亮导演电影《造访》、张小鲨导演电影《我儿子去了外星球》、顾晓刚导演电影《春江水暖》,高鸣导演电影《回南天》,投资出品雎安奇导演电影《海面上漂过的奖杯》、万玛才旦导演电影《气球》、张大磊导演电影《蓝色列车》,制作或开发中的作品包括洪泠《创业狂潮》、佟晟嘉《城市猴子》、石桀锐《少年阿一》、禾家《赤兔》、韩帅《汉南夏日》、陈延企《一日游》、方亮《去看大海》、刘工乙、彭晨《玩火》、小残《钻石少年》、阳子政《飞驰的一切必将汇合》、张家骏《所有忧伤的年轻人》等多部来自不同背景的杰出青年导演的电影计划,以及著名作家双雪涛原著《聋哑时代》改编剧集等。


支持青年导演短片创作的“大门短片创作计划”正在筹备中。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网投平台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网投平台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网投平台)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stream/126103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